当前位置:bob平台 > bob平台新闻 > 正文

马国力:亚运转播难度不亚于奥运 广州已准备好

未知 2019-03-20 15:53

  广州亚运会即将来临,我们关注的并非数字的倒数,并非饭后的谈资,我们关注的是如何让亚运与岭南文化互为借力,乃至提升广州的软实力。

  这当然是一个大命题,而我们要从小处做起。本报自即日起将陆续推出“亚运高端访谈”专版,面对面对话各界精英翘楚。他们给出的是看法,是观点,更是燎原的火种,是燃起我们,燃起我们岭南人对亚运、对广州、对岭南的热情的火种。

  [率领征战过北京奥运会的BOB团队筹备转播广州亚运会,马国力坦承从BOB转变成GAB并非游刃有余,反而面临的难度更大。]

  多哈亚运会后,亚奥理事会重新明确了亚运会电视转播的国际化标准不能低于奥运会的电视转播标准。你曾率领的BOB团队在北京奥运会转播中取得成功,这是否意味着广州亚运会电视转播对你及你的团队来说是游刃有余?

  不能这样说。电视转播取决于两方面的因素,一是经验,GAB这个团队是经过奥运会(考验)的,还拥有国际奥委会电视转播的顾问团队和后台支持,经验上是没有问题的。另外就是规模,包括赛事规模、资金规模等等。

  与北京奥运会相比,广州亚运会的电视转播难度更大。一是赛事多,广州亚运会有42个比赛项目,北京奥运会只有28个比赛项目;再就是资金量,尽管广州亚组委已经尽了很多的努力提供尽可能多的资金,但与多哈亚运会、北京奥运会还是无法相比的,在资金有限但又不能低于多哈标准的前提下,广州亚运会的电视转播难度是比较大。我们既需要更多的国际性方式,又要多利用中国的优势。

  北京奥运会一共有28个正式比赛项目,BOB当时组织了多少个制作团队进行电视国际公用信号制作?

  目前估计需要48—50个团队。这需要根据亚运会具体赛程而定,如果赛程有改变,那我们有些就要合并,有些甚至要有一些新的团队进来。

  今年5月,首批广州亚运会赛事电视国际公用信号制作团队出炉,国内22家包括中央电视台在内的电视台成为首批成员之一,北京奥运会时这一项数字是多少?

  [2009年5月,22家国内电视台与GAB签约,成为首批广州亚运会赛事电视国际公用信号制作团队,他们将组成46个转播制作团队,承担90%的亚运会比赛项目的电视公用信号的制作任务——记者注]

  负责广州亚运会的帆船电视转播的是广东电视台,而奥运会时是新西兰做“美洲杯”帆船赛时的团队——广州亚运会电视转播大量使用国内电视台,而非聘请外国电视转播团队,主要原因是?节约经费成本方面的考虑?

  就如我刚才说的,经过北京奥运会的锻炼,中国体育电视的制作团队数量在增加,质量在提高,因此我就有可能尽可能多雇用国内的电视团队。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节约成本。我可以给你透露个例子,但不能说具体的数字。BOB的帆船团队的花费就相当于目前GAB整体花费的30%,即是说就这一个项目的花费就相当于GAB预算的30%。

  再说,亚运会的帆船项目水平不是世界最高的,也没必要花这么多钱。 2010年亚运会转播与2008年奥运会转播在运作上会有哪些不同?

  我们的目的就是希望普通的电视观众看不出多大区别,只能看出赛事的区别,因为亚运会有很多非奥项目。该有慢动作就有慢动作,该有字幕就有字模,该有高清就有高清。

  BOB:北京奥组委和国际奥委会奥林匹克广播服务公司共同组建的电视转播机构,全称是“北京奥林匹克转播有限公司”,英文简称是BOB。

  GAB:广州亚运会转播有限公司,幸运彩票8887英文简称是GAB,其组织结构为广州市电视台、广东电视台和北京奥委会主播机构(BOB)中方人员组成的联合体。2008年12月30日正式成立。

  [北京奥运会电视转播首次大规模地使用了高清电视转播,广州亚运会的高清电视转播将比北京奥运会少,但肯定要比2006年多哈亚运会多。]

  田径、游泳、跳水这三个项目的电视转播制作任务,GAB目前正与国际制作团队接洽,方便透露意向中的具体团队吗?譬如,奥运会田径为什么一定要找芬兰的电视转播制作团队?这次亚运会呢?

  那是奥运会的标准。幸运彩票人工精准计划GAB现在在田径、游泳、跳水三个项目采用的是多哈团队。我们把三个项目的电视转播任务签给了多哈电视委员会,即当时多哈亚运会电视转播公司,简称SBS。

  我们知道,2008年北京奥运会电视转播采用了很多新的技术,譬如全高清等,能透露2010年广州亚运会的电视转播能看到一些什么样的新技术吗?

  与多哈相比,广州亚运会电视转播的高清技术数量会增加很多,要占到(整个电视转播任务)1/3左右,这并不是不能更多,而是说没有太多这样的需求。因为高清在亚洲国家的需求量与欧美国家还是不一样。欧美国家对所有大型体育赛事必须要有高清电视转播。

  另外,在不低于多哈亚运会标准之下,在财力允许的情况下,我们会相应地增加一些电视转播工具、转播手段和转播方式等等。

  相对而言,BOB是个由世界顶尖水平的电视媒体组成的“多国部队”,而GAB的转播团队基本是由国内省市电视台组成,两者难免有水平差距,GAB将如何保证信号能媲美奥运会?做到最高级别、最公正的电视转播信号?

  所以说我们的任务与奥运会相比更重,我们要与这些技术团队联系更密切,而且要向他们提供更多的培训。我相信观众在屏幕上是看不出太多的区别的。如果广州亚运会有多哈亚运会那么多的资金,我们也可以找更多的国外电视转播团队。

  我需要强调的是,我信任这些国内电视转播团队。幸运彩票人工精准计划以我对这些国内电视转播团队的了解,我觉得他们足以胜任广州亚运会的电视转播任务。

  北京奥运会对中国体育电视转播带来哪些影响? 带来的最大影响就是标准。做体育电视的人知道什么是世界最高的转播级别标准。

  就体育电视转播而言,中国和国外的差距不体现在设备上,而是眼界、经验和体制。因为举办北京奥运会,全国买了20多辆高清转播车,有了这些基础设施,就会促进设备的使用人员去掌握相应的技能,电视业务没有那么多理论,就是一个逐步熟练的过程。

  国内电视转播技术因为北京奥运会提高了很多,虽然参与公共信号制作的电视台并不多,但是研究电视画面的电视人很多,他们在看过以后会发现原来还可以这样操作,下次遇到同样情况时就会效仿。

  我不做GAB,没有国外公司能做 [马国力目前同时坐在两个位置上,一个花钱,一个挣钱。他说,花钱的位置自己驾轻就熟。]

  2005年5月,你出任BOB首席运营官,离开了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当时你思想斗争是否很激烈?最后又是怎样的想法驱使你接受一项全新的工作?

  表面看上去那只是发布消息的那一天的事情,其实早在BOB成立之前的两年,我已经有所准备了。因为这是一个规则,按照申办的要求,申办的城市必须承诺国际奥委会在取得主办权后由国际奥委会来管电视转播委员会,而这个电视转播委员会又必须找一个既熟悉当地情况,又与国际奥委会熟悉的人。所以说,我是有准备的,而且这也是我愿意做的一件事。

  我可以回去啊,但是在北京奥运会结束之前,我已经中了广州亚运会电视转播公司这个标的了。我现在的关系还在中央台。

  我现在在体育这一行当同时占了两个位置,一是花钱的位置,再就是挣钱的位置。我觉得花钱的位置还是比挣钱的位置要容易一些。花钱的位置是GAB,拿广州亚组委的预算搞电视转播,挣钱的是盈方中国那个位置。哪个位置最喜欢?从感情上说,花钱的位置,我更驾轻就熟。当然这不能与BOB相比,因为BOB是有足够预算,现在按照亚奥理事会、广州亚组委的要求,GAB的预算是不够的。我可以这样说,如果不是我这个团队在做(GAB),没有任何一家国外公司可以做得过来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花钱总比挣钱压力小。 现在,你既是瑞士盈方中国区总裁,又是GAB总裁,简单介绍一下兼顾两项工作的情况,经常往返北京、广州两地?

  是啊。我现在每个月至少有一周的时间在广州,在广州有至少七八十人的团队,然后在北京有一个办公室,主要是网上办公。

  准时、果断、强势、雷厉风行甚至独断专行是外界对你的普遍印象,你怎么看这些评价?央视体育中心主任、BOB首席运营官、盈方中国区总裁、GAB总裁四种管理角色有哪些不同?

  我觉得这些都是在夸我啊。这些都是褒义词。四种角色在我看来,没有大的不同。因为到了这个位置,更多的事情是搭设一个平台,靠你的团队来做事。你的主要工作就是搭建平台,不管是国内公司,幸运彩票可信不传统企业。还是国外公司,主要都是建设这样的平台,然后找合适的人在这平台上跳舞。

  6月初,在策划《高端访谈》这一专版时,在中国体育电视界以及北京奥运会电视转播叱咤风云且又担起广州亚运会电视转播重担的马国力成为一个必然的候选采访对象。

  尽管日常在电视上或一些活动场合多次见过马国力,但当他昨天坐到我面前时,那种感觉截然不同。他满头的白发表现出来的不是苍老和疲态,更多的是身份、资历的见证。

  说起体育电视,说起奥运会的电视转播,马国力娓娓道来,无论从哪个角度、哪个方面去提问,他的经验和履历都会让我得到足够多的回答。但当我问起他涉足商海半年的感受时,马国力沉思了一下。

  “你这个问题问得太好了。”他笑着说,“我现在同时占了两个位置,一是花钱的,再就是挣钱的。从感情上说,花钱的位置,我更驾轻就熟。”

  1989年1月首创《体育新闻》节目,是中国最早的专业新闻栏目之一。 1990年成功组织北京亚运会国内报道。

  2000年3月,入选英国《卫报》评选的“对世界体育影响最大的50人”。 2005年出任BOB首席运营官。

  2008年马国力被正式任命为盈方中国首席执行官及总裁。 2008年12月30日,马国力兼任广州亚运会转播有限公司总裁。

  2005年,马国力在事业如日中天时却转换了人生频道——当上了BOB的首席运营官。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其领导的BOB汇集了全球电视转播精英人士,以5400小时的直播电视信号完成了奥运会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电视转播,为全球40亿观众提供了一场体育盛宴,树立了奥运会电视转播的里程碑。

  北京奥组委执行、BOB董事长蒋效愚如此评价他眼中的马国力,“马国力作为首席运营官,他在BOB团队中起到了内外沟通、上下联络、综合协调的首席运营官的应有作用。”

标签